朋友借錢.半生

對一般人來說,算命之時,很少會想起「朋友」。

絕大多數男人問「事業」,女人問「夫妻」(愛情),間中會關心「子女」或「家宅」,亦有人問「疾危」,最難得是有孝子賢孫問「父母」。

但是「朋友」?不論是算命者或客戶,通常會忽略這一層關係,好像不甚受重視。

提及「朋友」的壞處,頂多是嫌棄他們講是非,最大的罪狀是借錢不還而已。

據筆者的看法,是許多人低估了「朋友」對我們的影響。攤開報章,或瀏覽新聞網頁,你會看到許多不幸的災禍,其實是由「朋友」導致。

他們未必是「損友」,很多時候是無心之失。像新春期間的元朗車禍,一車都是年輕女子,相信必定是好朋友,卻不幸發生意外,兩死一重傷毁容。

還有多宗謀殺及盜竊案件,同謀者多數是主犯的朋友,往往在有意無意之間,被捲入漩渦,無辜受牽連惹禍。

我們通常以為受影響最大的,必定是親人。生活上種種不如意,總是父母的錯、老婆(老公)的錯、子女的錯,以至老闆老細同事鄰居的錯……

總之怪來怪去,硬是怪不到朋友的身上。於是一旦出事,那種震撼之大,令許多人也接受不來。

借錢助信貸

聯儲局加碼萬億借錢助信貸蓋特納公布的新方案,包括以下3點﹕

1)採用公私混合投資基金模式(類似之前常談的「壞銀行」機制),拉攏私人投資者參與,購入銀行的不良資產。基金起初將為5000億美元,之後可能會擴至1萬億美元,希望能清除銀行體系內的不良資產。聯儲局將給基金提供至少1000億美元彈藥,聯邦儲蓄保險公司(FDIC)則會給私人投資者和對冲基金等,提供「虧損擔保」,以吸引他們參與出錢(運作機制詳見另稿)。FDIC還可能為協助投資基金融資而發債。

2)將聯儲局旗下負責協助消費信貸和中小企信貸的「TALF」救市借貸計劃,擴大規模,由目前的2000億美元,擴至1萬億美元,協助範圍也將由學生貸款、信用卡和汽車貸款等,擴展至商業房地產以至部分住宅樓按,好令家庭和企業能獲得所需貸款。TALF計劃原意是讓銀行,以按揭債券或與汽車貸款、信用卡貸等掛鈎的證券作為抵押,向聯儲局借錢

3)要銀行接受一項全面的「壓力測試」,審核所有銀行的資本水平和潛在虧損,以決定各銀行是否需要額外注資。財政部將向一個名為「金融穩定信託」的新設基金,提供資金,以協助需要額外注資的金融機構。接受注資機構,要接受附帶條件,確保注資額,將用於支持一定水平的對外放貸活動。

借錢的故事

有一天下午跟朋友約在環亞旁邊的史達罷克斯
戶外座位
他悠悠抽起一根香菸
對著我說”我今天去還錢”
我有點驚訝
這傢伙雖然家裡不是啥大戶但也普普通通算是小康人家
應該不至於到要跟別人借錢吧?!
不過還好 這傢伙有個優點
就是很會自問自答
就算我不問 他也會忍不住滔滔不絕的自己說下去
“你知道嗎?”他又突然問我
“怎樣”
“借錢有分有意義的借錢跟沒意義的借錢”他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這我就有點霧颯颯
“什麼意思呀?”不好意思 本人慧根不到那 跟隨不到大師的境界
大師瀟灑的撥了一下頭髮接著對著我開示
“有意義的借錢呢 就是當你真的沒錢了 那你有急需 你就要跟朋友借錢應急
這就是有意義的借錢”
喔~這個我了
“那請問何謂沒意義的借錢呢”本人不恥下問(ㄟ 什麼 這個成語不是這樣用?!)

朋友去借錢了

許先生問凱特:你借錢是為了什麼?

凱特都沒有說出口…

借錢的目的這種東西,會不會跟生日時的第三個願望一樣,

說出口就不靈了?

蔡阿姨阿呆的把筊杯往自己的腳上丟,

凱特則是拿去砸門,

可是土地公公還是很仁慈的給了凱特一個大聖杯…

許先生說土地公公一定在嘲笑凱特是新來的,

因為凱特第一個就筊到聖杯後,在遍尋不著蔡阿姨的身影之下突然呆住,

於是又丟了第二次、第三次,

問土地公公是不是真的要借錢給凱特…

(總算有”人”看得出來凱特很缺錢…)

蔡阿姨大剌剌的說:我去借錢了~!

凱特很小聲的說:我去借錢了…

不是怕被人笑,也不是懷疑土地公、土地婆、石頭公的神威,

而是有些事還壓著凱特的心頭,影響到輸送往眼部的血液,

於是凱特開始看不見所謂的未來,

也不知道,即使土地公公這麼阿殺力的借凱特六百,

凱特的日子是不是能因此而重見光明?

借錢的動機

如果跟我借錢的動機是繳學費、補習費等等比較實際的原因
我大部分是一定會借給你的

但若是動機是買化妝品、衣服、鞋子等等這些東西的話
我不太願意借

如果你是後者,我覺得你很不會管理你每個月的用錢
常常超支消費
而且償還的機率很低。
所以通常借錢的動機是這樣的,我都不太想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