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利率大家更願意借錢

正當美國國會議員忙著對AIG的行政總裁窮追猛打,不停追問虧損後接受政府資助,竟向員工派出花紅,另一邊廂,美國聯儲局在本港時間今早凌晨議息後聲明有更重要的動作。

聯儲局宣布,聯邦基金利率目標維持定在0%至0﹒25%之間,並將持續一段時間之餘,宣布透過向市場買入額外7500億美元金融機構的按揭抵押證券,令今年購入這類證券的總額達1﹒25萬億美元,以進一步增大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

另外,將購入多達1000億美元這些金融機構的債券,令同類總數達2000億美元。

此外,為協助改善私人信貸市場,聯儲局決定在未來六個月內,購入多達3000億美元的長期美債,變相向市場注入資金。

明顯地,當市場已經近乎零利率水平,一如日本長期以來的情況,繼日本日前擴大購買國債規模,以及早前英國採用,現在美國也得採用量化寬鬆的政策。

說得直接點,所謂量化寬鬆,只是增加貨幣供應的其中一個手段,以往慣用的是調控利率,現在利率不能直接調節,則由央行向市場買入資產,間接上是把錢注入經濟體系了。

效果上,當央行買入債券後,債券價格上升,孳息下降,正好是今天見到市場上的實際反應。而對於私人市場的借貸來說,有助降低整體利率,令大家更願意借錢,再流入其他實體。

借錢度日

68歲的楊先生1984年開始到內地工作,他說離港前曾在保安公司任職高級職員,之後到內地港資工廠工作,當過總經理,93年公司結業後他發展貿易生意,卻輸掉一切,97年回港找工作但不成功,去年回港前他在深圳一間貼紙廠任營業員,月薪僅2000元,扣除住宿只餘1200元,「自己仍有工作能力,就算僅夠餬口都不想回港領綜援」,奈何9月公司因海嘯結業,他用盡積蓄後於12月回港。

「我在香港及內地都曾交稅,在內地無福利,回港又無援助,我可以去哪裏?」楊現時在親戚家暫住,靠借錢度日,他說社署表示申請生果金及綜援均要待在港住滿10個月才申請,徬徨下曾打算在超市「明偷」博坐監:「後來想自己一生總算奉公守法,不想『臨尾香』。」他說﹕「回港後我這個年紀都無人請,有二三千元的工我都會做」。

華員會社會保障助理分會主席陳振華表示,如果申請人只有500元積蓄,按道理社署職員給他酌情權機會甚高,除非涉及其他複雜情况如銀行戶口曾有資產轉移等。

借錢給他們的人

集團決定,除了信用卡業務,不再以HFC(即滙融)及Beneficial的品牌經營消費融資業務,結束在當地的大部分分行,並削減六千一百個職位。未來會集中全力縮減當地有抵押及無抵押的房地產組合,至去年底的未償還結欠額尚有六百二十億美元    。

集團行政總裁紀勤指出,需要多久才能縮減有關業務,要視乎證券化市場何時復甦,若市場好,可以向第三方出售組合,惟現時這個市場已不復存在,他期望隨着這些貸款陸續到期,可於五年內,縮減掉信用卡以外的貸款

葛霖對當年進行這項收購表現懊悔,他稱,「滙豐素來實事求是,作為事後檢討,我們的結論是但願不曾進行這項收購。」不過,葛霖指出,綜合過去六年,滙融仍為集團帶來少量盈利及現金貢獻。他坦言,學到不少教訓,但未來最重要是確保正確方向,即繼續奉行包括亞洲在內的新興市場策略。

滙控在去年度,來自北美的稅前虧損高達一百五十五億美元(一千二百億港元),包括為美國的貸款減值撥備及其他信貸風險準備達一百六十三億美元,同時,需為北美個人理財業務撇銷的商譽減值高達一百零六億美元,巨額商譽減值是導致去年純利急瀉的主因之一。集團表示,已撇銷該業務所有剩餘商譽,不過,該業務未來仍會帶來虧損。紀勤預期,今、明年的信貸減值仍會增加,並繼續錄得營業虧損,據該行按去年底情況估算,美國失業率每上升一個百分點,該行減值撥備就需要增加七至十五億美元。紀勤續稱,未來兩年可能仍須向滙融注資,去年就注入五億美元。

對於有維權股東Eric Knight早年已提議放棄滙融業務,集團支撐至今才有此決定,是否低估了問題,葛霖指出,當時有關建議是離棄其債券投資者,他不認為,滙控應背叛借錢給他們的人,未來仍會繼續為滙融提供資金。

借錢投資以小搏大

池邊投資眼光極好,去年7月,當雷曼兄弟爆煲前,她就大舉平倉離場,賺了一大筆,金融海嘯並未令她嚴重損手。向來怕醜、不願上鏡的她,眼見現時風頭火勢,也減少了入市買賣,反而花更多時間開講座,教授投資之道。談到今年投資前景,池邊向路透社說:「現時我會建議短炒,因為我們不太可能預期今年(日圓)價格會大上大落…但若想放眼未來5年做長倉,今年可以是一個好機會,因為根據我的技術分析顯示,經濟將在今年又或明年1、2月時見底。」

日本傳媒戲稱她為「和服交易員」,她的發迹史也掀起一股日本家庭主婦競相投資國際股市匯市的熱潮。

池邊通常都是在早餐前下盤,她在2000年開始炒外匯孖展,靠借錢投資和槓桿原理以小搏大。孖展交易可提供更高的回報,但潛在的損失亦會同時放大數倍。池邊直言必須學會如何「壯士斷臂」。她說:「我根據自身的體驗,學會一旦犯錯就要盡快斬倉。」

她透露是從自己的基金經理身上,學到技術分析法去決定投資策略。「最初當我看到(基金經理)一個有一大堆紅筆劃着的手繪圖表時,我覺得很震撼。」她表示,這些圖表快速改善了她的投資表現,令她決心熟讀一系列燭型圖及技術分析手段。

朋友借錢.半生

對一般人來說,算命之時,很少會想起「朋友」。

絕大多數男人問「事業」,女人問「夫妻」(愛情),間中會關心「子女」或「家宅」,亦有人問「疾危」,最難得是有孝子賢孫問「父母」。

但是「朋友」?不論是算命者或客戶,通常會忽略這一層關係,好像不甚受重視。

提及「朋友」的壞處,頂多是嫌棄他們講是非,最大的罪狀是借錢不還而已。

據筆者的看法,是許多人低估了「朋友」對我們的影響。攤開報章,或瀏覽新聞網頁,你會看到許多不幸的災禍,其實是由「朋友」導致。

他們未必是「損友」,很多時候是無心之失。像新春期間的元朗車禍,一車都是年輕女子,相信必定是好朋友,卻不幸發生意外,兩死一重傷毁容。

還有多宗謀殺及盜竊案件,同謀者多數是主犯的朋友,往往在有意無意之間,被捲入漩渦,無辜受牽連惹禍。

我們通常以為受影響最大的,必定是親人。生活上種種不如意,總是父母的錯、老婆(老公)的錯、子女的錯,以至老闆老細同事鄰居的錯……

總之怪來怪去,硬是怪不到朋友的身上。於是一旦出事,那種震撼之大,令許多人也接受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