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丈夫借錢,還給妻子行不行

日常生活中因做生意或者其他緊急情況,親戚間、鄰里間常常需要互相借錢,那麼如果向夫妻一方借錢後,還錢時為圖個省事,還給夫妻另一方可以嗎?
有個案件是這樣的。 甲與乙為夫妻。 丙因為做生意缺錢,向甲借了3萬元,並向甲出具了借據。 後丙到甲家還錢,恰好甲不在,為圖省事就將3萬元交與甲的妻子乙,但並未取回借條。 過了幾個月,甲與乙鬧離婚,並鬧上法院。 同時,甲憑藉據向法院起訴要求丙還3萬元借款,丙辯解說錢已經還給甲的妻子乙了,乙也當庭承認確實收到3萬元了,但是,法院最終認為甲的妻子收了丙的錢並不能認為丙就還甲的錢了,丙仍負有向甲還錢的義務。
為什麼丙欠甲錢,還錢時還給甲的妻子乙,卻不能算作還錢給甲呢? 這是因為,雖然該債權屬於甲乙夫妻雙方的共同財產,且乙作為甲的妻子,按《婚姻法》規定,對夫妻共同的財產具有平等的處理權,但夫妻之間對共同財產的平等處理權,並非合同法意義上的「共同債權」。 甲與丙之間構成合同法意義上的債權債務關係,因此,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丙必須向甲履行還款義務。 而且甲持借據向法院起訴要求丙還款,這本身也說明甲乙夫妻之間對如何處置該筆債權並未達成合意。 丙不能僅僅因為甲乙是夫妻就認定無論向誰還款都是一樣的。
綜上所述,如果向夫妻一方借錢,那麼還錢時應該直接還給借錢的這一方。 否則,碰到像上述案例中這種情況,可能造成債務人無端遭受損失。

最好還是,在哪裡借在哪裡還,中國有句古話,好借好還。

向別人借錢最好的藉口

第一:出於對借錢人的尊重,如果不涉及隱私,那麼我建議把借錢的緣由能說清楚!

第二:十分肯定的把還款的日期給確定好,讓朋友的心裡有個底!

第三:就是客氣話,一定要說。就是這次你能借錢我非常感謝之類的話,以後等這個關口過了,請你吃飯之類的話,讓別人了解你的誠意。

第四:如果個人的信譽不是很好,又很急需用錢的話,我建議能自己主動寫一份借貸欠條,自己簽字,讓別人知道你是有準備的,也讓別人了解到你確實需要這筆錢

這真是學問,我認為不要理由,實話實說,用真心去借,也許你的親戚朋友會幫你,不要特意去找理由,別人看的起你的話,會借貸給你的

給他們能相信你借款的理由,最好是誠實的說,並且給予保證,不然即使你當時讓人家沒有拒絕的理由,如果用的理由是騙取人家的同情.以後被知道了,自己的名譽也會掃地.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誠信!!

借錢投資攻守有方法

每年借貸季節,又是散戶等借「平錢」炒股的黃金檔期,然而今年港息已跟美息調升了一次,加上在中美貿易戰的陰霾下,港股從高位大幅回落,甚至有指「終極一跌」還未到,股災隨時再偷襲。那麼,今年應否繼續借稅貸炒股?還是借錢後反手做淡?以下兩位專家提供不少貼士。
若散戶向銀行借20萬元,以12個月攤還,實際年利率為2.5厘,又是否值博?借稅貸投資要計好數,否則投資失利變成幫銀行打工,並不值得。
如果大家真的有信心透過借錢炒股獲利,他認為不妨考慮反手做淡,股票和恒指逆向產品仍是較佳選擇。他舉例,例如投資者早已持有藍籌股不捨得賣,可考慮買入恒指逆向產品以對沖借貸風險。因他預期即使港股暫未現股災,後市也有機會再度下試年內低位24,540點水平,才完成今次跌浪。若繼續跌穿,更有機會陷入股災,投資部署上要隨機應變。近期較熱門的逆向產品包括FI南方恒指,目標在恒指下跌時,可帶來正向回報。
如果恒指後市再度探底但守穩年內低位,屆時借錢投資者可沽出恒指逆向產品,並買入防守性的公用類股份如港鐵公司,以及可受惠加息周期的國際銀行股。
至於股票以外其他投資工具,他指債券雖然穩陣,但要小心加息周期下會令債價下跌,雖然短期債券受影響較小,但借貸短債息率回報要高過稅貸息率並不易找。至於借貸來趁低買澳元、英鎊等外幣,需要睇位,亦有風險。
而借稅貸來買期指、窩輪、牛熊證等衍生工具,則絕不建議借款。因衍生工具牽涉槓桿,本身已屬借錢一種,透過借錢買衍生工具是雙重槓桿,猶如問「大耳窿借錢」去賭場賭錢,基本上等同自殺,賭唔過。
晉裕環球資產管理投資對後市的看法較樂觀,他表示,借20萬元息率為2.5厘是非常「抵借」,如果以貸款買股票亦非常值博。
但他提醒,通常借貸後就開始立即還款,即每月投資於股票的借錢成本正在減少,可買入的股票亦會愈來愈少。
以20萬元、實際年利率2.5厘並分12個月還款為例,利息連同本金即每月要償還約16,890元,即利息合共2,688元。貸款人要預備這筆開支外,同時要估計是否有信心可賺回二千多元的借貸利息,否則只會得不償失,賠了夫人又折兵。

大學生借錢炒幣

虛擬貨幣近年來價格不斷飆漲,吸引不少人投入借錢炒作,但因價格劇烈波動,高獲利伴隨高風險,一不小心可能就慘賠一褲子。
根據騰訊網引述深鏈財經專文報導,4月5日清明節,整個北方都在下雨,劉珂穿著厚外套,雙肩包空空蕩蕩,裡面只有一件T恤和一條褲子,沒有錢。他是那個在清明節的雨中欲斷魂的人,正在進行20年人生中的第一次異國逃亡。
劉珂身邊的女友,是唯一知道他即將去往柬埔寨的人。女友是來送行的。他們從學校門口叫了一輛車,趕往向北22公里的遙牆國際機場。路上半個小時,他們沒有說話。
去柬埔寨需要從濟南到深圳轉機,劉珂打電話給博彩公司,說要去賣六合彩,那邊老闆是中國人,對這樣借貸的情況已經很熟悉,就給他安排了機票。去柬埔寨六合彩公司做推廣,基本工資6000人民幣加抽成,抽成是從仲介來的客戶在這個平台虧損的錢提領。
如果一切順利,劉珂下午就會到達深圳,晚上8點將會抵達柬埔寨金邊,半夜12點會到達此行的目的地西哈努克。這是他第一次出國,護照是16歲不想上學時,父親打算帶他出國打工時辦的。
劉珂希望將14萬的高利貸、討債人都拋下,已經不斷有借款討債人告訴他將上門討債,並提醒他安置好家裡的老人和孩子,避免不必要的意外。
送機那天女友和他一直在一起,等到準備排隊進安檢時,女友哭了。那天他一心想趕去柬埔寨,不記得女友穿什麼衣服、什麼髮型,只記得那一幕,她哭著求他別去,從沒出過遠門,太危險了,能不能再跟爸爸打個電話,求他再籌措一筆錢幫他借錢還債。
他沒有安慰,直接上飛機。劉珂父親曾經無比擔心,萬一被帶去割腎了怎麼辦?但那時的劉珂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在內心深處與死這個字熟悉起來。所以他不打算告訴父母。
至於這次逃亡起源於他在 OKex上的「賭幣」。2017年11月,剛上大二的劉珂在網路上第一次知道「炒幣」這件事,用零用錢買了一個空氣幣,2天時間賺了2000多人民幣。
「第一次借貸感覺到,賺錢那麼容易」,他帶剛剛戀愛的女友去煙台玩了幾天,那時炒幣暴富的神話接二連三,劉珂迷上了這個虛擬的只把錢當做數字的遊戲。前期炒現貨也讓他嘗到甜頭。他甚至跟父親說:「想玩大的,希望借點錢。」他父親沒有反對。
但很快到了2018年初,從現在回頭看,幾乎是所有數字貨幣迄今為止達到的借錢最高點。劉珂買到了高點,之後幣價連續下跌,他的現貨輸掉了幾近一半。數字貨幣期貨此時進入了劉珂的視野,這看似是一個快速賺錢的辦法,但噩夢也由此開始。
當時因為中國政府禁止內地ICO,境內的數位貨幣交易平台火幣、OK等全部遷到海外。這些平台中,只有OKEx可以直接在手機APP上用數位貨幣炒期貨,期貨槓桿最高可加到20倍。
劉珂已經不記得第一次玩期貨的具體細節,只記得借貸,想贏,把現貨平台輸掉的錢贏回來。

朋友借錢後20年無音訊

朋友借錢後20年無音訊,無奈之下他起訴到法院,法官當面撥通朋友電話催債,他卻一把將電話搶了過去,「千辛萬苦找你不是為了錢,只是這麼久沒消息,你過得還好嗎?」

大陸浙江有一位75歲的王老先生,一直以來他有個心結,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老周人間蒸發了整整20年。他說,這個老周什麼都好,就是愛賭,每隔一段時日就找他借錢。老王每次給他錢的時候都會勸一句「別賭了」。老周都是嘴巴上答應,可轉身就忘。

《錢江晚報》報導,老王和老周是要好的同學,平時常串門,家人也彼此熟悉。退休後的老周幾乎每天都在賭桌上度過,輸了錢常常向老王借。不過老周也算講道義,「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從來都是如期借貸還錢。

1998年1月,老周跑到老王家借6000元(人民幣,以下同),還寫了借條。當時的6000元差不多是老王家近半年的收入,但他還是借了。可是這次,老周拿了錢後就人去樓空。
老王為此非常生氣,他說,「「剛開始我確實很失望很生氣,我想問他,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連我都要騙?」

隔了幾年,就在老王已經淡忘借款這件事的時候,突然接到了老周的電話。電話那頭,老周歎氣連連,說自己在外頭東躲西藏日子不好過,還欠了一屁股債。老周沒說自己在哪裡,只說借的錢會儘快還上。

轉眼20年過去了,老王想到了求助法院,臨海法院的法官們翻閱案卷、執行查控、製作筆錄、外出執行查找,但都追蹤不到老周。月前,臨海法院傳來好消息,老周找到了。

法官當著老王的面撥通老周電話借貸催錢,老王一把將電話搶了過去。「老周,你這個老糊塗,這麼多年你到哪裡去了?」老王沒說幾句,法官就看到他的眼淚掉了下來。

電話那頭,老周也失聲痛哭,連連道歉。「我和家人因為賭債原因搬離了台州,後來又搬家好幾次,把你的電話弄丟了。」老周說,自己也非常想念老王,也記掛他的健康與生活狀況,但因為愧疚,不敢回台州看看。

老王對法官說,「不是記掛著這點錢,我只是看到自己一天天老去,也開始擔心老周了,這麼久沒消息,他是否健康,是否還活著……」。法院按照流程辦案,最終判決老周歸還人民幣6000元,並按照月息2%,從1998年1月起一直借錢計算到執行完畢。

老周告訴法官,錢他馬上會還給老王的。至於見面,他還需要考慮一下,對老周來說,這需要莫大的勇氣。「我虧欠老王太多,我辜負了他的借貸信任,我不覺得還有臉再見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