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借錢炒幣

虛擬貨幣近年來價格不斷飆漲,吸引不少人投入借錢炒作,但因價格劇烈波動,高獲利伴隨高風險,一不小心可能就慘賠一褲子。
根據騰訊網引述深鏈財經專文報導,4月5日清明節,整個北方都在下雨,劉珂穿著厚外套,雙肩包空空蕩蕩,裡面只有一件T恤和一條褲子,沒有錢。他是那個在清明節的雨中欲斷魂的人,正在進行20年人生中的第一次異國逃亡。
劉珂身邊的女友,是唯一知道他即將去往柬埔寨的人。女友是來送行的。他們從學校門口叫了一輛車,趕往向北22公里的遙牆國際機場。路上半個小時,他們沒有說話。
去柬埔寨需要從濟南到深圳轉機,劉珂打電話給博彩公司,說要去賣六合彩,那邊老闆是中國人,對這樣借貸的情況已經很熟悉,就給他安排了機票。去柬埔寨六合彩公司做推廣,基本工資6000人民幣加抽成,抽成是從仲介來的客戶在這個平台虧損的錢提領。
如果一切順利,劉珂下午就會到達深圳,晚上8點將會抵達柬埔寨金邊,半夜12點會到達此行的目的地西哈努克。這是他第一次出國,護照是16歲不想上學時,父親打算帶他出國打工時辦的。
劉珂希望將14萬的高利貸、討債人都拋下,已經不斷有借款討債人告訴他將上門討債,並提醒他安置好家裡的老人和孩子,避免不必要的意外。
送機那天女友和他一直在一起,等到準備排隊進安檢時,女友哭了。那天他一心想趕去柬埔寨,不記得女友穿什麼衣服、什麼髮型,只記得那一幕,她哭著求他別去,從沒出過遠門,太危險了,能不能再跟爸爸打個電話,求他再籌措一筆錢幫他借錢還債。
他沒有安慰,直接上飛機。劉珂父親曾經無比擔心,萬一被帶去割腎了怎麼辦?但那時的劉珂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在內心深處與死這個字熟悉起來。所以他不打算告訴父母。
至於這次逃亡起源於他在 OKex上的「賭幣」。2017年11月,剛上大二的劉珂在網路上第一次知道「炒幣」這件事,用零用錢買了一個空氣幣,2天時間賺了2000多人民幣。
「第一次借貸感覺到,賺錢那麼容易」,他帶剛剛戀愛的女友去煙台玩了幾天,那時炒幣暴富的神話接二連三,劉珂迷上了這個虛擬的只把錢當做數字的遊戲。前期炒現貨也讓他嘗到甜頭。他甚至跟父親說:「想玩大的,希望借點錢。」他父親沒有反對。
但很快到了2018年初,從現在回頭看,幾乎是所有數字貨幣迄今為止達到的借錢最高點。劉珂買到了高點,之後幣價連續下跌,他的現貨輸掉了幾近一半。數字貨幣期貨此時進入了劉珂的視野,這看似是一個快速賺錢的辦法,但噩夢也由此開始。
當時因為中國政府禁止內地ICO,境內的數位貨幣交易平台火幣、OK等全部遷到海外。這些平台中,只有OKEx可以直接在手機APP上用數位貨幣炒期貨,期貨槓桿最高可加到20倍。
劉珂已經不記得第一次玩期貨的具體細節,只記得借貸,想贏,把現貨平台輸掉的錢贏回來。

朋友借錢後20年無音訊

朋友借錢後20年無音訊,無奈之下他起訴到法院,法官當面撥通朋友電話催債,他卻一把將電話搶了過去,「千辛萬苦找你不是為了錢,只是這麼久沒消息,你過得還好嗎?」

大陸浙江有一位75歲的王老先生,一直以來他有個心結,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老周人間蒸發了整整20年。他說,這個老周什麼都好,就是愛賭,每隔一段時日就找他借錢。老王每次給他錢的時候都會勸一句「別賭了」。老周都是嘴巴上答應,可轉身就忘。

《錢江晚報》報導,老王和老周是要好的同學,平時常串門,家人也彼此熟悉。退休後的老周幾乎每天都在賭桌上度過,輸了錢常常向老王借。不過老周也算講道義,「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從來都是如期借貸還錢。

1998年1月,老周跑到老王家借6000元(人民幣,以下同),還寫了借條。當時的6000元差不多是老王家近半年的收入,但他還是借了。可是這次,老周拿了錢後就人去樓空。
老王為此非常生氣,他說,「「剛開始我確實很失望很生氣,我想問他,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連我都要騙?」

隔了幾年,就在老王已經淡忘借款這件事的時候,突然接到了老周的電話。電話那頭,老周歎氣連連,說自己在外頭東躲西藏日子不好過,還欠了一屁股債。老周沒說自己在哪裡,只說借的錢會儘快還上。

轉眼20年過去了,老王想到了求助法院,臨海法院的法官們翻閱案卷、執行查控、製作筆錄、外出執行查找,但都追蹤不到老周。月前,臨海法院傳來好消息,老周找到了。

法官當著老王的面撥通老周電話借貸催錢,老王一把將電話搶了過去。「老周,你這個老糊塗,這麼多年你到哪裡去了?」老王沒說幾句,法官就看到他的眼淚掉了下來。

電話那頭,老周也失聲痛哭,連連道歉。「我和家人因為賭債原因搬離了台州,後來又搬家好幾次,把你的電話弄丟了。」老周說,自己也非常想念老王,也記掛他的健康與生活狀況,但因為愧疚,不敢回台州看看。

老王對法官說,「不是記掛著這點錢,我只是看到自己一天天老去,也開始擔心老周了,這麼久沒消息,他是否健康,是否還活著……」。法院按照流程辦案,最終判決老周歸還人民幣6000元,並按照月息2%,從1998年1月起一直借錢計算到執行完畢。

老周告訴法官,錢他馬上會還給老王的。至於見面,他還需要考慮一下,對老周來說,這需要莫大的勇氣。「我虧欠老王太多,我辜負了他的借貸信任,我不覺得還有臉再見他了。」

快樂理財生活–遠離這些借錢的理由

普通人的生活中,又不是購物中毒或是沉迷賭博,為什麼會借錢呢?很多人都有這種疑問。

不過,並非只要沒有浪費,就不需要借錢。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借錢之門始終悄悄地打開,經常有人在不知不覺中踏進了借錢之門。借錢的理由包括:生病、想買名牌、太容易借到錢、當連帶保證人、住宅按揭、汽車按揭借錢、賭博、生活費不夠等等。

1.連帶保證人

連帶保證人站在與借款人完全相同的立場上。因此,在借款人不能還錢時,連帶保證人代替借款人還錢,這種認知稍微有些錯誤。即使是借款人沒有陷入無法還錢的狀態,貸款方也有權要求連帶保證人還錢。也就是個人擔保的制度。親人或朋友求你成為連帶擔保人,借錢並且保證「絕對不會給你添麻煩」時,希望你不會被拖進欠款的深淵。

2.不動產按揭

不動產按揭比一般的按揭利息低,而且可能得到以百萬為單位的融資。人們誤以為有擔保價值的不動產,就可以按揭並且長期攤還欠款。因此,我們可以輕易地利用不動產按揭。可是,萬一不能還款,你將會失去自己的不動產。後面說明的解決欠款的方法之一,會利用這個借貸按揭。不過即使是為了「個人重生」利用不動產按揭,也要注意這也許會導致不動產的損失。

3.按揭

代表性的按揭為住宅按揭和汽車按揭。一旦接受按揭,中途放棄會非常困難。這是因為東西在買下的瞬間就成為二手物品,購入價格會打折扣,也就是所謂的超額貸款。即使賣掉,也會留下貸款。近年來增加了不少這樣的例子,因為轉換工作或者被裁員,不得不賣掉住宅,結果剩下大筆的借貸債務,只能個人破產。本來打算買入財產,結果卻背上了大筆負債。

4.現金化(轉賣給收購公司)

「信用卡額度內套現金!」「卡套現金!」一些收購公司會讓你用信用卡購物,然後以低價回收這些商品(八成左右)。商品換金率為八成,一個半月後還信用卡賬,年利率約為200%。事實上,這與高利貸是相同的。在欠款付清前,商品只是「借款轉賣」,並不屬於自己。所以,千萬不能「聽話」地去購物!

5.整合(綜合性貸款)

一旦被人追債,可以說人們必然會考慮這個方法。在雜誌、網路都能看到這些廣告。而且,這些廣告都是用輕鬆還款的誘餌誘人上當的。「利息0.9%可以融資50萬元」「最多12個月無利息,貸款方便,即日融資」。做這些廣告的人無一例外借貸,都是無道德的金融從業者。我們絕對不能聯絡他們。雖然銀行等也實行整合,但是審査非常嚴格,還款也絕不輕鬆。

6.無良業者

現在到處都有利用陷入困境之人的心理弱點鑽空子的無良業者,陷阱不僅僅上述中提到的購物套現一種。「我給你介紹一個可以借到錢的地方。」這種榨取高額手續費(融資額的3%-5%)的「借錢中介」,名義上是幫忙償還欠款,實際上是騙錢的「償還欠款店」。所以,請你一定要慎重!

借錢要還 天下無免費午餐

人人生日想收厚禮,但日本一名剛成年的20歲男生,所獲賀禮卻是父母的「無情」家書,信中表明若他續在家裏住就須交租,借錢又要付息等。看似冷漠,卻最能教出不啃老孩子!

20歲男生 住在家中須交租

在日本,到了20歲當作成年人,既有成年儀式,部分父母更會送贈名牌首飾、包包當成年禮,較本港隆重得多。但是,當地借貸一名剛過20歲生日的男生長谷川雄麻,沒有收到父母的名貴禮物,反而只得一封信,他在上周日把這封信的內容上載到Twitter後,竟在網絡瘋傳,轉載高達約2.4萬次。

網民反應熱烈,皆因這封家書夠「無情」!雖然該信開首第一句祝賀兒子生日快樂,惟之後隨即「警告」兒子,父母的養育責任已經完結,未來請做個負責任的成年人。怎樣才算負責任?父母直接談起錢來,明言兒子若想繼續在家裏住,請交租金、伙食等費用,盛惠每月2萬日圓(約1,300港元),而且未來若想向父母拿錢,就當作借貸借錢,兼要付利息。此外,長谷川夫婦在信中還給了一連串忠告,例如要儲蓄等。

父母對子女的愛,從來無私,在金錢方面,是否不應太計較?在信中表明不再承擔養育責任,又談租金、談借貸借錢收息,未免太冷漠?不過,日本網民卻對這封信一片讚好,既有不少人稱羨慕有這樣的父母,又有網民笑稱,這對夫婦開出的租金非常划算,甚至連長谷川雄麻本人,亦毫不生氣,稱讚自己的父母就是最好。

得到大力讚賞,其來有自,信中文字並非真的冷冰冰,反而看似無情卻有情,能教出對孩子一生受用的道理!

此信正是要點醒孩子,自立、不依賴的重要。固然,20歲的年輕人入世未深,甚至仍是在學的學生,故此父母每月僅收取千多港元的租金雜費,明顯還是對兒子有一些「資助」,但就起碼要兒子建立為自己負責的借錢意識,不要以為可以飯來張口、衣來伸手,一切的食宿、水電,不會平白而來。

借錢要還 天下無免費午餐

即使跟兒子談錢,借錢要收利息,也是要兒子有金錢觀吧!父母願意在財政上幫助子女,但更不願意孩子誤以為賺錢容易,借錢有條件、有借要有還,且要有付利息的代價,就是讓孩子知道在天底下,根本沒有免費午餐。

眾所周知,近年困擾日本社會的其中一個社會問題,就是「啃老族」昌盛。當地不少有氣有力的青年,既不是在學,又沒有工作,未能給父母家用之餘,反過來要父母繼續供養,2013年日本政府發表青少年白皮書,就估計在15至34歲的青年組群之中,有高達63萬名的啃老族。

日本青年搵工難 啃老族盛行

啃老族盛行的借貸原因,固然複雜,例如一定程度與日本經濟沉淪多年有關。大企業減少招聘全職員工,增加聘請兼職工、外派工,導致青年難找好工作,收入縮水,如此環境之下,部分人更出現不願辛苦掙錢、寧願留在家裏更好的消極心理。

大環境不好,青年難處多,但是否就是不爭取向上的藉口?以為有父母給予一切就足夠?父母對子女的財政支援,總不能被當作天經地義,畢竟父母難以養子女一世,子女最終也要為借錢自己負責!

今次長谷川夫婦的做法,既對兒子提供部分協助之餘,又要兒子對家庭盡部分責任,不能抱持依賴心態,正是給其兒子、給社會一個正面教材,難怪當地人非但沒批評,反而拍手叫好。

「無情」信的背後,其實藏滿父母對孩子的愛。相對來說,本港情況較日本好得多,青年大多有全職工作,亦願支付家用,未有嚴重的啃老問題。惟部分父母亦被指太溺愛孩子、幫得太多,令孩子容易有依賴借款性格;要教出自立孩子,這封信對本港父母可也有啟示?

當天借錢當天還

理財型房貸助陣投資人加碼台股,房貸市佔率前2大的土銀、合庫今年下半年均將大推「理財型房貸」!其中,合庫更首開國銀先例,祭出「單日進出免息」優惠,只要當天借錢當天還,就不用計收1日利息,不僅將更拉低客戶進場投資股市成本,為中產階級理財大開善門,也成為合庫下半年推動理財型房貸業務最大的賣點,並已訂定目標,今年底前將達成百億元業績!

舉例來說,在台股9點開盤後借出週轉金200萬元進股市,但後來未完成交易,根本用不到這筆錢,並在下午3點半之前把200萬元還給銀行,就不用收取當日的利息費用,可說是為有意投資股市的優質中產階級大開善門。

後ECFA時代利多加上股市仍處低檔,使不少投資人仍看好下半年股市後市,均積極展開個人理財資金布局,合庫以及土銀均掌握這波脈動,準備大舉拓展因應客戶週轉金調度需求的相關業務,其中,被評估有房屋為擔保品、風險最低的「理財型房貸」業務成為主力;合庫內部統計,動用理財型房貸週轉金需求的客戶,大部分是中小企業主,或是民營企業中高階主管等白領中產階級,年齡層分布以30至40歲為最多。

特別是在央行對房市祭出選擇性信用管制等政策之後,行庫的房貸業務均有相當流失,理財型房貸的週轉金放款一來能給客戶調度資金的便利,二來可以彌補行庫的房貸流失損失,一舉兩得。

合庫主管指出,理財型房貸的週轉金額度以已償還的房貸金額為限之外,另外再加入最高不得逾房貸金額7成,總金額最高不得超過2000萬元為限兩道限制,分行經理的最低利率權限為2.66%,由於現在股市融資融券利率也要4.5%到6%,因此相較之下以此利率籌措資金投入股市實在划算。

比較合庫與土銀所推出的理財型房貸專案,各有千秋,其中,土銀不久前已取消2000萬元上限,條件好的客戶所能得到的週轉金額度將不只2000萬元,而利率條件上,土銀的「牌告價」是2.6%,不過給分行經理的最低利率權限則有降至2.2%左右的降利空間。

至於合庫則是首創單日借款、還錢不用計收利息,舉例來說,若上午借錢200萬元,下午3點半以前就還,亦免收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