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借錢削減支出

這一個月以來,幾個歐洲國家分別發生了大規模的抗議示威,這是一連串相互作用的結果:國家財政行將破產,被迫要削減開支,引發被砍部門的強烈抗議,類似效應,未來還會擴散到其他國家。

首先是九月底,來自歐洲卅國近十萬名勞工在布魯塞爾遊行,抗議歐盟各國財政緊縮衝擊弱勢權益,歐洲十四個國家,廿九日也同步發起示威罷工。

接著是希臘,除了七成政府公務員罷工、鐵路工人抗議民營化,文化部雇員甚至還佔領衛城,讓鎮暴警察在兩千年文化遺址中施放催淚瓦斯;然後是法國百萬人上街頭,抗議退休年齡延後,至今仍在示威,堵住機場與油庫的路,讓整個國家癱瘓,最近英國也開始大幅削減預算,讓人擔心八○年代,柴契爾政府與工會對抗的情形將會重演。

國家破產的起因不一,冰島是在金融危機中出血挹助銀行與產業,西班牙則是由於福利開支過多,希臘等國安逸已久,毫無生產力,但結果則一:國家財政不堪負荷,已經不僅是赤字,而是鉅額赤字。

政府要借錢,私人銀行已把國家債信評得極低,利息拉得極高,而向國際機構或外國政府借錢,則被要求削減支出減少赤字,換句話說,政府被迫要裁員,預算要縮減。

希臘是最典型的例子,今年初它幾乎要破產,但在同意四年內實施總值相當於GDP十四%的緊縮措施後,獲得國際貨幣基金以及歐盟國家的一千一百億歐元緊急借貸款。

迫於國際要求節縮的壓力,今年前九個月希臘預算赤字減少了三○.九%,但希臘採取的方式是粗暴的,引發的抗議也是空前的;政府除了將公務員薪資調降約十五%,還調高稅率,凍結退休金,甚至該付的費用不付。

外匯基金投資人債借錢

受外圍環境不明朗影響,拖累外匯基金上半年「見紅」微虧,市場上經常有聲音質疑外匯基金投資過分保守,可加強持有美元以外貨幣,不過陳德霖認為捕捉匯率短期變化風險甚高,「若(投資)進取少少,虧損可能更大」,因此認為外界應集中看外匯基金三年至五年的中長線回報,而非只集中一季或半年的表現。不過,內地准許海外央行參與投資內地銀行間債市,陳德霖表示外匯基金會研究投資,並與人行研究額度。

既要審慎管理總資產逾二萬二千億港元的外匯基金,亦要符合穩健投資目的,同時又被要求帶來可觀的回報實非易事。

陳德霖表示,「匯率變化萬千,當中涉及太多人為及炒賣因素,包括對沖基金帶來的影響性,因此難看短期(變化)。」

事實上在去年十一月,市場一致看淡美元前景時,他已在立法會會議上作出提醒,國際大貨幣間不會出現一齊貶值的情況,而是有相互關係,美元對主要貨幣會有大的周期波動,因此不應一面倒看淡美元。

言猶在耳,歐洲出現債務危機時,全球又一致看淡歐羅,美元兌歐羅出現強勢。因此若認為以投機外匯的思維去決定外匯基金的資產分布,隨時「輸死」,後果可以相當嚴重。他同時預料,下半年市場情況仍未穩定。

在早前的公布中,外匯基金去年所持的貨幣比例,有百分之八十六是美元及港元,陳德霖表示由於港元與美元掛鈎,因此外匯基金資產持有較多的美元資產亦屬正常,並指當局不時會按實際情況對投資分布進行微調。

早前人民銀行開放內地銀行間債券市場予境外央行及港澳銀行參與,陳德霖表示已即時與內地有關部門進行溝通及了解詳情。由於外匯基金資產中並無人民幣頭寸,現時亦正研究從何獲取有關的資金。

為達到多元化投資策略,金管局在去年二月成立投資附屬公司「Eight Finance Investment」,外匯基金亦已向其作出一筆二十八億零二百萬元的借貸款。

被問及當中的投資回報時,陳德霖表示「投資回報要高無特別板斧,可以賭外匯、加重股票成分,甚至加大槓桿,並不是真金白銀去借錢,放大十倍、二十倍,但未見到在令回報率提升時,風險不相對提升的情況。」

他指,「有人成日話炒紐西蘭紙回報高,不過當中涉及槓桿,借一元炒七、八元紐西蘭紙。加上市場規模相對細,外匯基金買一、二千萬美元無意思,但買得大會令成個市場郁動,入同出都會影響市場就比較麻煩。因此外匯基金只可以買流動性高及交易量大的資產。」

他重申投資須看中長線,並舉例指「市場睇人民幣會升值,有人天天二萬二萬咁換,換了一堆錢買債券或存款,但突然有事入醫院開刀需要三十萬,而三十萬存放在人民幣,可唔可以一天換晒為港元,只可以每天二萬咁換。」

他指,要求資產多元化分散及長遠具升值屬正常,但亦要留意風險,投資需顧及資金流動及移動性的重要,並強調不應將外匯基金與其他不同投資目標的基金相比較。

借錢卡數慳息宜小心格價

金融機構一方面提高信用卡年利率,另一方面信貸部卻大開水喉,以低息利誘客戶借錢卡數。例如向大新銀行借50萬元還清該銀行的卡數,年利率5.81厘,慳息高達95%。另外恒生銀行信用卡現金透支實際年利率由34.2厘起,旗下私人分期貸款,則提供12個月分期低至實際年利率4.04厘。以借一萬元還卡數計算,年利率為8.87厘,比「卡數」最高可節省接近88%利息開支,而且毋須手續費。

取消閒置卡免危險

至於銀行以外的財務公司,一般提供年利率4至9厘,視乎還款期及借貸額而定。由於每間銀行或財務公司的利息和其他還款細則均不同,借錢還卡數時應貨比三家。
美國萬利理財總裁張佩儀表示,要聰明理財,必須月月清還所有欠款,並最好每月將收入10%預留還卡數。若還款紀錄良好的話,甚至可跟銀行商討調低年息。
此外,很多人為了信用卡的迎新禮物而申請,結果閒置不用,張佩儀建議應取消閒置信用卡,以免被收取年費或被人盜用而不自知,造成損失。

借5萬還足15.5年

持卡人倘若每月只付最低還款額,債務只會越積越多,將自己推向破產。據消委會的資料顯示,以透支信用卡5萬元為例,以36厘年利率計算,若每月只還5%的最低還款額,在利疊利之下,要長達15.5年才可以完全清還本金及利息,累計利息比借貸本金高逾倍。張佩儀說,卡主如每月只付最低還款額,欠款年利率可高達30至40厘,可能墮入還款深淵,令卡數越滾越大。

銀行大量以低息借錢

美國銀行股可分為兩類,分別是「大得不能倒」(Too big to fail)的一線跨國銀行以及小規模地區銀行。地區銀行倒閉的數字一直創新高,目前該類銀行倒閉已不足以拖累銀行業前景,故今次集中討論美國大型銀行。綜觀多隻大型銀行股表現,跌幅最慘烈的是花旗,金融海嘯後一度跌97%;美國銀行亦「不遑多讓」,曾勁跌至2.53美元。然而在短短約一年間,美銀升幅達6.3倍,是眾多大型銀行股中表現最強。

不過,美國證交會上周控告高盛,會否拖累銀行業前景?富邦銀行第一副總裁兼投資策略及研究部主管潘國光認為自金融海嘯後,華府為挽回民望,推出多項監管金融機構的措施,但同時也不願大行「損傷」得太厲害,尤其今年會舉行中期國會選舉,若嚴厲打擊商界便等於「政治自殺」。若高盛真的要被監管機構懲罰,料只會作象徵性及個別性的懲罰,銀行股長時間大跌的機會不大,他建議投資者可待大市調整多一周後考慮吸納金融股,又或作分段吸納。

對於次季美股表現,潘國光料短期內會橫行整固,道指在10,500至11,500點區間上落,由於銀行核心業務未完全復原,年內表現只會與大市掛鈎。

剛公布首季業績的摩根大通,雖然盈利按年大增,但主要收益並非靠銀行基本的借貸業務,而是靠美國低息率環境,運用長短息差交易賺錢,即所謂的「Gapping」(拆長放短)。潘國光解釋,美國短期利率維持零水平,10年期長債孳息則是3.8%,銀行大量以低息借錢,再買下10年期或30年期的國債賺長息,只要不斷重複這動作便可固本培元,慢慢恢復金融海嘯後損傷的「元氣」。

聯儲局已表態繼續維持「零息政策」,潘國光預測今年美國不會加息,況且長短息差尚有3.8厘的頗大差距,息差收窄對銀行在「Gapping」的利息收入影響不會太大。

要了解銀行的投資收益,可留意高盛、大摩和摩根大通的業績,其以固定收入及股票交易等為主要收入來源,作為華爾街最賺錢銀行的高盛,去年憑交易收益賺得343億美元,在整體業務盈利中增長最勁。

美國大型銀行的真正核心業務如樓按、商業貸款、一般中小企借貸和信用卡等,生意偏向「冇錢賺」,信用卡業務更需撥備。潘國光認為,一年前的環境實在太差,料未來壞帳會大幅減少,借貸業務的撥備金額將愈來愈少。

在各項核心業務中,收購與合併(M&A)業務被看好,他舉例說,礦類企業擁有礦場,業務前景良好,奈何在金融海嘯下投資失利,部分企業財力受損,但該類企業會吸引其他大型企業收購,這類M&A活動會愈趨頻繁;新興市場貨幣升值,新興或亞洲國家便能有更多借錢資金進行收購,對M&A是一件好事。

比較銀行基本借貸生意,花旗及美國銀行去年底在這方面仍錄得虧損,花旗的主要收益來自零售銀行業務,相關收入去年按年下跌6%;作為全美第二大信用卡發行商的美銀,就信用卡拖欠仍需撥備,相反富國銀行的收入以審批次按為主,去年四個季度均錄得盈利,按揭業務收入有望持續上升。

目前銀行股需面臨兩大風險,其一是早前美國總統奧巴馬推出「沃爾克規則」重新規管銀行,不利銀行的借錢投資收入,潘國光指為了平息民憤,美國政府有機會落實有關的金融監管;另外,今明兩年是美國樓按息率調整的高峰期,一旦息率調高,大部分人或無力供樓,銀行需面對斷供壓力。

銀行的一級資本充足比率反映其抵禦力,目前美國的銀行一級資本充足比率平均為10%,據○九年業績,最高一級資本充足比率為大摩,達15.3%,剛公布首季業績的摩根大通和美銀,該比率分別為11.5%和10.23%。潘國光指從帳面上來看,數字屬健康水平。

貼現率是商業銀行向央行借錢的成本

聯儲局調高貼現率後,市場對美國加息的預期顯著升溫。聯邦基金利率期貨走勢顯示,市場預期今年內加息兩次的機會由22.5%升至25.2%,即聯邦基金利率將由目前0.25厘上升兩次至0.75厘。根據利率期貨,美國第四季加息機會最高,11月加息至0.5厘的可能性高達100%。

瑞銀發表的報告更預期,美國最快今年6月便會踏入加息周期,而整個下半年都會持續落實緊縮政策。德意志銀行的報告則指出,市場對聯儲局貨幣政策前景愈來愈不確定,當局維持低息「一段長時間」(for an extended period)的「時間」預期亦大大縮短了,這會令金融市場的流動性收緊。

加息後美國的家庭及企業借貸成本將上升,由美元貨幣政策主導的本港亦有機會加息,包括作為按揭貸款基礎的最優惠利率(Prime Rate)。渣打香港定息策略師張淑嫻表示,該行估計今年內美國都不會加息,即使日後加息,本港也未必立即跟隨。因為金融海嘯初期美國減息時,本港亦沒有完全跟足,因此日後有相當的空間不完全跟足美國加息幅度。

貼現率是商業銀行向央行借錢的成本,它與聯邦基金利率不同,後者是反映銀行間互相借貸的成本,亦是樓按等市場信貸活動計算利率的基準,因此,上調貼現率並不影響本港市民的按揭利率。一般情况下,聯儲局鼓勵銀行在市場融資,因此長期把貼現率水平定於較聯邦基金利率高1個百分點的水平。

貼現窗借貸額大減 證非抽緊銀根

但在信貸危機中,銀行失去互信,不肯向同業借錢,資金短缺的銀行只能向央行求救。聯儲局於是大幅調低貼現率,為金融機構打通緊急融資渠道。但隨著市場資金流動改善,金融機構從聯儲局借貸的情况愈來愈少,貼現窗借貸額本周三為141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651億美元大幅減少。是以聯儲局今次加貼現率其實可視為「撥亂反正」,而非抽緊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