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少無謂的借錢消費

小肥:錢師兄,最近上學又要狂做兼職賺零用錢,很累呀!我下年決定借學生借貸款,不再上班賺生活費了。學生貸款這麼低息,畢業後慢慢清還就行了。

阿錢:我們整天要上學,需要花費的項目不多,為甚麼你要狂做兼職?

小肥:嘿嘿,我要買新手機、新相機呢,而且我還要準備聖誕節去旅行啊!不理了,明年決定借學生借貸款,讓我盡情玩樂、好好享受大學生活!

阿錢:你這樣想就錯了!雖然學生貸款利息一般較低,但還款期長,所以申請借貸款前,應該深思熟慮!你亦要考慮剛畢業時薪水未必很高,到時又要應付日常借錢開支、家用,如果加上要償還學生貸款,會否更為吃力?

你應該考慮甚麼是「需要」和「想要」,減少無謂的借錢消費。想買心頭好、有理財目標,那不如早點開始儲蓄,有大額又必須的開支未能應付,例如交學費,才考慮借學生貸款吧。

借錢給國發基金… 風險權數低

國發基金有意透過銀行籌措資金來幫助產業進行新創或創新等融資,重量級的大型行庫表示,「相當樂見其成!」除了對扶植產業發展共襄盛舉,另兩個主要原因,在於現在市場銀根實在太寬鬆,以及風險權數的計提借貸優惠。

以龍頭銀行台銀為例,台銀在2008年金融海嘯時期一口氣湧入了7,000億元存款,到現在還去化不完,一、兩年前存放比還不到6成,現在也僅小升至63%,若有配合政策去化資金管道,國發基金1,000億元借錢融資計畫不失為好選擇。

再者,由於國發基金屬於中央政府,比起地方政府或國營事業,還要計提20%風險權數的比例,國發基金身為中央政府機關的背景,使其借款借貸需要計提的風險權數為零,有助免除計算資本適足率的負擔。

另一關鍵,在於國發基金旗下屬於「金雞母」類型的股票不少,首屈一指的就是台積電,其他還有中華電信,因此國發基金要借錢借款的訊息釋出後,不少大型行庫相當感興趣,就看國發基金最後的政策決定要讓多少家銀行入圍。

行庫主管指出,國發基金這1,000億元的借貸融資計畫,可望創造2,000億元以上成數效果;除了向銀行直接融資的部分,據了解,國發基金也將評估採取過去中長期資金計畫的合作方式,對於受助企業,採取國發基金與銀行採取1:2或1:3的方式提供企業戶貸款資金。

行庫指出,倘若確定走這樣的模式,國發基金的1,000億元借錢融資計畫,將可發揮2倍以上,即至少2,000億元以上的乘數效果。

快樂理財生活–遠離這些借錢的理由

普通人的生活中,又不是購物中毒或是沉迷賭博,為什麼會借錢呢?很多人都有這種疑問。

不過,並非只要沒有浪費,就不需要借錢。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借錢之門始終悄悄地打開,經常有人在不知不覺中踏進了借錢之門。借錢的理由包括:生病、想買名牌、太容易借到錢、當連帶保證人、住宅按揭、汽車按揭借錢、賭博、生活費不夠等等。

1.連帶保證人

連帶保證人站在與借款人完全相同的立場上。因此,在借款人不能還錢時,連帶保證人代替借款人還錢,這種認知稍微有些錯誤。即使是借款人沒有陷入無法還錢的狀態,貸款方也有權要求連帶保證人還錢。也就是個人擔保的制度。親人或朋友求你成為連帶擔保人,借錢並且保證「絕對不會給你添麻煩」時,希望你不會被拖進欠款的深淵。

2.不動產按揭

不動產按揭比一般的按揭利息低,而且可能得到以百萬為單位的融資。人們誤以為有擔保價值的不動產,就可以按揭並且長期攤還欠款。因此,我們可以輕易地利用不動產按揭。可是,萬一不能還款,你將會失去自己的不動產。後面說明的解決欠款的方法之一,會利用這個借貸按揭。不過即使是為了「個人重生」利用不動產按揭,也要注意這也許會導致不動產的損失。

3.按揭

代表性的按揭為住宅按揭和汽車按揭。一旦接受按揭,中途放棄會非常困難。這是因為東西在買下的瞬間就成為二手物品,購入價格會打折扣,也就是所謂的超額貸款。即使賣掉,也會留下貸款。近年來增加了不少這樣的例子,因為轉換工作或者被裁員,不得不賣掉住宅,結果剩下大筆的借貸債務,只能個人破產。本來打算買入財產,結果卻背上了大筆負債。

4.現金化(轉賣給收購公司)

「信用卡額度內套現金!」「卡套現金!」一些收購公司會讓你用信用卡購物,然後以低價回收這些商品(八成左右)。商品換金率為八成,一個半月後還信用卡賬,年利率約為200%。事實上,這與高利貸是相同的。在欠款付清前,商品只是「借款轉賣」,並不屬於自己。所以,千萬不能「聽話」地去購物!

5.整合(綜合性貸款)

一旦被人追債,可以說人們必然會考慮這個方法。在雜誌、網路都能看到這些廣告。而且,這些廣告都是用輕鬆還款的誘餌誘人上當的。「利息0.9%可以融資50萬元」「最多12個月無利息,貸款方便,即日融資」。做這些廣告的人無一例外借貸,都是無道德的金融從業者。我們絕對不能聯絡他們。雖然銀行等也實行整合,但是審査非常嚴格,還款也絕不輕鬆。

6.無良業者

現在到處都有利用陷入困境之人的心理弱點鑽空子的無良業者,陷阱不僅僅上述中提到的購物套現一種。「我給你介紹一個可以借到錢的地方。」這種榨取高額手續費(融資額的3%-5%)的「借錢中介」,名義上是幫忙償還欠款,實際上是騙錢的「償還欠款店」。所以,請你一定要慎重!

借錢要還 天下無免費午餐

人人生日想收厚禮,但日本一名剛成年的20歲男生,所獲賀禮卻是父母的「無情」家書,信中表明若他續在家裏住就須交租,借錢又要付息等。看似冷漠,卻最能教出不啃老孩子!

20歲男生 住在家中須交租

在日本,到了20歲當作成年人,既有成年儀式,部分父母更會送贈名牌首飾、包包當成年禮,較本港隆重得多。但是,當地借貸一名剛過20歲生日的男生長谷川雄麻,沒有收到父母的名貴禮物,反而只得一封信,他在上周日把這封信的內容上載到Twitter後,竟在網絡瘋傳,轉載高達約2.4萬次。

網民反應熱烈,皆因這封家書夠「無情」!雖然該信開首第一句祝賀兒子生日快樂,惟之後隨即「警告」兒子,父母的養育責任已經完結,未來請做個負責任的成年人。怎樣才算負責任?父母直接談起錢來,明言兒子若想繼續在家裏住,請交租金、伙食等費用,盛惠每月2萬日圓(約1,300港元),而且未來若想向父母拿錢,就當作借貸借錢,兼要付利息。此外,長谷川夫婦在信中還給了一連串忠告,例如要儲蓄等。

父母對子女的愛,從來無私,在金錢方面,是否不應太計較?在信中表明不再承擔養育責任,又談租金、談借貸借錢收息,未免太冷漠?不過,日本網民卻對這封信一片讚好,既有不少人稱羨慕有這樣的父母,又有網民笑稱,這對夫婦開出的租金非常划算,甚至連長谷川雄麻本人,亦毫不生氣,稱讚自己的父母就是最好。

得到大力讚賞,其來有自,信中文字並非真的冷冰冰,反而看似無情卻有情,能教出對孩子一生受用的道理!

此信正是要點醒孩子,自立、不依賴的重要。固然,20歲的年輕人入世未深,甚至仍是在學的學生,故此父母每月僅收取千多港元的租金雜費,明顯還是對兒子有一些「資助」,但就起碼要兒子建立為自己負責的借錢意識,不要以為可以飯來張口、衣來伸手,一切的食宿、水電,不會平白而來。

借錢要還 天下無免費午餐

即使跟兒子談錢,借錢要收利息,也是要兒子有金錢觀吧!父母願意在財政上幫助子女,但更不願意孩子誤以為賺錢容易,借錢有條件、有借要有還,且要有付利息的代價,就是讓孩子知道在天底下,根本沒有免費午餐。

眾所周知,近年困擾日本社會的其中一個社會問題,就是「啃老族」昌盛。當地不少有氣有力的青年,既不是在學,又沒有工作,未能給父母家用之餘,反過來要父母繼續供養,2013年日本政府發表青少年白皮書,就估計在15至34歲的青年組群之中,有高達63萬名的啃老族。

日本青年搵工難 啃老族盛行

啃老族盛行的借貸原因,固然複雜,例如一定程度與日本經濟沉淪多年有關。大企業減少招聘全職員工,增加聘請兼職工、外派工,導致青年難找好工作,收入縮水,如此環境之下,部分人更出現不願辛苦掙錢、寧願留在家裏更好的消極心理。

大環境不好,青年難處多,但是否就是不爭取向上的藉口?以為有父母給予一切就足夠?父母對子女的財政支援,總不能被當作天經地義,畢竟父母難以養子女一世,子女最終也要為借錢自己負責!

今次長谷川夫婦的做法,既對兒子提供部分協助之餘,又要兒子對家庭盡部分責任,不能抱持依賴心態,正是給其兒子、給社會一個正面教材,難怪當地人非但沒批評,反而拍手叫好。

「無情」信的背後,其實藏滿父母對孩子的愛。相對來說,本港情況較日本好得多,青年大多有全職工作,亦願支付家用,未有嚴重的啃老問題。惟部分父母亦被指太溺愛孩子、幫得太多,令孩子容易有依賴借款性格;要教出自立孩子,這封信對本港父母可也有啟示?

借錢還錢更還恩情

「這是我當年借你的100元錢,請收下。」在河南許昌市當保安的楊軍甫,13年前借了5個工友共計250元錢。為了還上這筆債,13年來,他先後4次利用從福建到許昌的機會,尋找過去借錢給他的恩人。這份不在乎金額多少的誠信,值得敬佩。

楊軍甫日前終於找到了其中的3位工友(羅志勇、沈曉彬、屈順利),並將錢還給了其中兩位,剩餘的兩位工友的下落,正在尋找之中。

「不還錢心裡不舒服」

當楊軍甫拿100元遞給屈順利時,屈順利雙手推脫說:「這事我都忘了。」見屈順利不要,楊軍甫將錢塞進了屈順利的褲兜。「錢不錢不重要,感情很難得。」屈順利感慨,楊軍甫還錢時,他感到很溫暖,作為曾經的同事、朋友,10多年來一直惦記這事,這讓人心裡酸酸的。

「不還錢,我心裡不舒服。」楊軍甫說,「當初他們對我那麼好,當時沒錢還,現在有錢了,就要還。」

財困幸獲5同事相助

39歲的楊軍甫,老家在江西。2001年,他在許昌一超市當保安,當時一個月工資才350元。楊軍甫說,這點工資全部交給岳母當他一家三口的生活費了,遇到和同事一起出去吃個夜宵呀什麼的,就沒錢了,只好向同事們借錢

他清晰地記得,一共借了5位同事,共計250元。其中2位同事每位50元,1位100元,1位30元,1位20元。為了日後還賬,他特意將賬目記在了一個電話本上。

2002年初,他離開許昌,和妻子一起到福建福州繼續打工。然而,借同事們的這250元,卻沒有因為他這一走而了之。

13年,時隔久遠,工作單位變動不說,加上當時的人又沒有手機,要尋找曾經借錢給他的同事,談何容易。但是,楊軍甫沒有放棄。他動員老岳父以及兩個妻舅,大家一起尋找。